坂田冻结

不会产,只会吃。N+C全般,LD1IG,p5主明。近期希望全世界都宠爱明智吾郎。

【IG】昔ばなし(过去的故事)。

•深夜脑洞,时间线大概有问题,我们不要追究了。
•理科生文笔辣鸡表现力辣鸡。
•假想角色有。
•这样也OK的话——

======================

烟灰缸内已经堆满了烟头。

他拿起办公桌上陈旧的老照片端详,吐出一大个烟圈;又慢慢抬头,看向落地玻璃窗外一览无余的迪班。

他的头发接近灰白,皮肤满是褶皱。他拿着照片的手微微颤抖。

身后,部下冷静的声音传来:
“那么会长,Don.Ortorani的葬礼就……”

几乎没有音调的变化,他淡淡如机器般吐出看不透情感的几个字:
“啊……交给你安排了。到时候我直接过去。”

接着是部下离开的关门声,

以及他独自在办公室里,仿佛永远不会停止地,机械重复着吸烟的动作。

………………………………
总角之年的女孩踏着轻快的步伐,向迪班市最高那幢摩天大楼顶层的最深处房间前进。女孩没有随从,而楼里的保全人员也不加阻拦,有的还向女孩点头问好。虽有些违和,但女孩想必已是这里的常客。

“午安,先生。能替我向Fiore会长转达,Diana·Cavalli在这里等待与他见面吗?”

………………………………
“Ivan……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吗?如果丢了东西,我可以帮你找。”

女孩虽尚年幼,却拥有出人的洞察力。他有时会想,女孩简直像极了她的母亲。

一边温柔地摸着女孩的头,一边不知道是说给女孩还是说给自己,他低声念道:“……没有丢东西……什么都没有。”

只有在这个小不点面前……还有曾经的小不点、如今这个小不点的母亲面前,他才会露出不同于以往那副严厉,有时甚至是凶暴,的神情。

(现在,只有……)

(至少在她们、在她面前,我可以……)

女孩抿着嘴,明明一副没有被说服的表情,却还是嘟哝了一句“好吧”,坐到他腿上再顺势缩进了怀里。看起来,这是个能让她安心的地方。

“今天怎么突然过来这里啊……Diana。”

“没什么,只是我想见Ivan了!最近发生了好多有趣的事情,我想讲给Ivan听!”

“……喔,那就好好听听吧。可别让我觉得无聊啊。”

于是女孩手舞足蹈地讲述起平和日常在她单纯而充满好奇的心上留下的种种印迹。从古到今都是这样,孩子们对最知心的朋友总有说不完的故事。

他就注视着她,一点不分心。他静静地听,认真地听,有时会作出让女孩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的回应。

当他看着女孩的时候,眼里慢慢会有光彩,嘴角会轻轻地扬起来。他自己是察觉不到这些的。他只知道,和眼前的小不点在一起时,他就可以什么都不去想。

……
……

“……然后啊,今早一醒来我就想把这些都告诉Ivan!所以吃完早饭就让爸爸送我过来了!”

“原来如此,小丫头的生活还真有意思啊。听着都觉得你开心得不得了。”

“是吧!我真想把这几天的事告诉更多的人!我要让Ivan第一个知道,那就还有爸爸和妈妈……其实还有Bernardo,也要说给他听!”

(……)

“可是妈妈最近都不带我去Bernardo住的医院……她说Bernardo现在不在那儿,他去了很远的地方旅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

(……)

“呐Ivan,Bernardo去哪里旅行了呀?为什么连回来的日子都不告诉我们呢?这不有些奇怪吗?从前他都会告诉我‘哪一天的哪个时候’,我可以去找他的……”

“那个啊,Diana……Bernardo他……”
(他已经……)

“Bernardo,以前跟我说太阳有一天会离开大家到遥远的地方去……他是不是去了太阳要去的地方……啊!”

女孩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飞快地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巴,用懊悔而抱歉的眼神怵怵地望着他。

“……怎么了?Diana?Bernardo告诉过你什么吗?”

小小的身影却依然没有放松下来:“妈妈告诉我……不能……对Ivan提起……”

“所以说……不能提起什么?不过啊,我和你之间怎么会有不能说的事情呢?Rossalia也真是,弄些有的没的……”

“不能……提起太阳。”

“……!”

(太阳……)

“妈妈说……Ivan心里的太阳很久以前突然离开了Ivan……如果提起太阳……会让Ivan难过……”

“……”

(太阳……和……)

“可是……可是我一直很想知道Ivan心里的太阳是什么样的!还有为什么太阳会离开Ivan的心!Ivan……难道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也从来不觉得快乐吗?”

“不是的Diana……不是这样……”

(他……我的……)

“所以我也问过Bernardo……问他关于Ivan心里的太阳的事……他说……太阳有个名字,”

“叫……Giancarlo。”

(…………………………)

(……………………)

(………………)

(……………)

“…………Gian……”

上一次流泪是什么时候,他已经不记得了。

女孩有些不知所措。但很快,她就用小小的手臂将他环住,像妈妈哄自己睡觉时一样,轻轻地、以一个温柔的节奏,拍着怀里那么伟岸,却那么寂寞的后背。

…………………………………………

过了一会,也可能过了很久,他从女孩的怀里抬起头。

“Diana,想知道太阳的故事吧?”

“……可以吗,Ivan?可以讲给我听吗?”女孩虽然仍有些错愕,但眼中还是闪烁着光芒。

“……啊。毕竟,不能总是让你给我讲故事啊。”
“CR:5的故事,Bernardo应该跟你提过了吧?Gian他啊,是我的……”

女孩就注视着他,一点不分心。她静静地听,认真地听。听五个最棒的黑手党,听红发的安妮;听甲板上的笑声和朝阳,听梅赛德斯的轰鸣中,永恒的太阳与月亮。

他是我的……

我最好的……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Rossalia的女儿和Ivan的对话”就是这样的设定。

Ber走的时候,capo已经离开二十多年了……( ノД`)依据ss,Gian死后Ivan一直忘不了Gian可又在努力不去回忆Gian……就真的……不说了【哭】。

年幼的Diana就不小心戳到了Ivan的点……

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ω╥`)  不过脑洞还没完全写出来,可能的话还有后续吧……

BTW,【Diana】是红发安妮里,安妮最好的朋友的名字,也是『直到日月尽头』的起誓者。想想Rossalia的女儿大概是被Ber和Ivan宠爱着长大的,于是有了这个脑洞。

以上。

【主明】Memories(剧透有)

•高二明智&高一晓。
•最后收养明智的夫妇很关心明智,夫妇中男方是刑警(不…不是堂岛舅舅);通过这层关系接触了很多刑事案件,此时明智已经是很有名气的侦探了。
•还没有得到异世界力量。
•可能有ooc……自己写的文有没有ooc不太看得明了orz
===================================

灰暗的天色,大概快要下雨了。

电车厢里,对面座的女学生们有些骚动。

“是……明智吾郎先生吗?”

“啊……是。你好。”

被叫到名字才回过神来,明智对上前打招呼的女生自然地浮出微笑。走神发呆这种事,对于他是不常有的。

似乎又在女生之间引起了什么,低声的讨论变得更热烈了一些。明智再次看向窗外,没有目的地望着风景。

上次在这里是八年前,母亲病逝的那年。葬礼之后匆忙收拾东西去往别的城市,以后便在亲戚之间辗转。虽然最后在东京的亲戚对自己很好,但仍没有现在一个人生活来得自在。八年间并没有过回来看看的想法,这次也是因为被委托调查案件,才偶然回到了和母亲一起生活过的老家。虽都是无趣的杀人盗窃之类,但疑案的解决、警察的信赖和名气的积累,对于接近【那个人】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

……明智吾郎,只为了复仇而存在。

本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再次踏上了这片土地,可沉睡的记忆似乎不知不觉被这小城的一点一滴唤醒。

——母亲。

明智很喜欢母亲。记忆中,母亲是个始终微笑着的女性。虽然那时对于自己的身世还什么都不知道,但即便如此,和母亲在一起的日子的确是十六年中最快乐幸福的时光。母亲的离世,对明智来说是一个如同天塌下来般的打击。后来从多嘴的亲戚口中得知【那个人】的所作所为,母亲也成为了明智复仇的直接动机。

窦地一惊,明智对竟没有过回来看看母亲的自己感到诧异。——到底是为什么呢。想着想着,却也只好苦笑。
这般那般,案件解决后,便决定去母亲的墓前看看。接着上了这班电车,竟久违地发起呆来。

“——本站,墓园前,墓园前——”

电车到站的声音再次将他的思绪拉回现实。微笑着朝刚才的女生们挥挥手,明智下了车。

车站在这几年间翻修过了。除去各种公共设备的更新,还多了一个小型站前商场。便利店、几间祭祀用品,还有一间花店。

明智朝着花店走去。

“欢迎光临。请问有什么需要吗?”闻声停下了手里工作的是一名黑发少年,戴着黑框眼镜,看上去和明智差不多年纪。虽说是出于接客礼仪,少年的微笑和声音却给明智一种莫名的柔和感。

“啊……嗯。那就麻烦你挑些颜色比较淡的小花吧。”

“好的。请稍等。”

一会儿,少年抱着淡淡的花束走了出来。浅色的花与穿着深色围裙的少年似乎格外相配。

“久等了,您看看还满意吗?”

明智接过少年怀中的花束。有好几种叫不出名字的花朵,淡蓝的、浅紫的……还有,白色彼岸花。

是那时母亲总会在家里插上几支的花。

…………

“……这位客人?您还好吗?”少年的声音中微微透出几分担心。

“诶?……嗯,谢谢你。”意识到自己又在发呆的明智不知怎地,被少年叫到时竟有些慌神。像要逃离般地,付了钱便匆匆走向站外。

“啊……”

明智的脚步不得已又停在了出站口。外面正下着雨,似乎已经下了有一阵子。

“一切的一切都不顺利…吗。”经不住自言自语起来,明智呆呆地伫在站口,望着街道对面雨中的墓园。

今天的自己真是太奇怪了。

“明智先生?没有带伞吗?”似乎听过的柔和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诶?啊……是这样。你是刚才……”

“来栖晓。刚才多谢惠顾了。”少年微笑着,“店长说下雨就能关店了,可以的话我撑伞送您过去吧。”

这个素未谋面的少年——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年纪,也是高中生吧——给明智一种不可思议的印象。说不清楚,但……感觉不坏。好像在他面前,整个人会变得轻松畅快。

“嗯,那就麻烦你了。还有,叫我明智就好,都是高中生嘛。”明智笑着看向他,“来栖是在这里打工吧,挑的花很棒哦。”

“多谢夸奖。明智先…明智的亲人是在这里……”

“嗯。今天来看看母亲。这么久没有回来,总会想她是不是已经生我的气了。”明智自嘲般苦笑了一下。

“不会的。明智给我…给人一种很温柔的感觉,母亲一定是和你一样温柔的人。”晓说。

“啊哈哈,说的也是,母亲她一直很温柔呢。”明智对少年的回答感到几丝惊异,却也认同,“怎么回事呢,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好多事情面对你却都可以说出来。说不定,和你在这里相遇也是命运的一环呢。”

晓转头看着明智,方才他那红瞳中悲伤的颜色已不见踪影。自己似乎有股抑制不住的冲动想向他表达,却又太过模糊,无从说起。

“啊,雨好像停了。那我就先走了,谢谢你,来栖。”明智笑着挥挥手,从晓的伞下走了出去,几乎持续了一整天的压抑情绪仿佛从未存在过。

“……明智!”

“嗯?”明智转身,似乎被晓拉住了衣角。

“下次,再见吧。”

“……嗯,下次再见。”

拉住衣角的力量渐渐松开,晓微笑着,目送明智走远。

——一定,会再见的。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大概就是一个【如果我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的脑洞。
文笔太糟糕真是抱歉(╥ω╥`)  !我通常只吃不产的……
在得到异世界力量之前就遇到了晓的明智,命运会不会有所不同呢。
如果能不同就好了呀……😌
顺便白色彼岸花的花语是【悲伤的记忆】。